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吉姆白色猎犬-吉姆狙击型II好用么 sd敢达德尔塔

麦琪的礼物中吉姆卖表的过程

麦琪的礼物

[美]欧.亨利

一元八角七。全都在这儿了,其中六角是一分一分的铜板。这些分分钱是杂货店老板、菜贩子和肉店老板那儿软硬兼施地一分两分地扣下来,直弄得自己羞愧难当,深感这种掂斤播两的交易实在丢人现眼。德拉反复数了三次,还是一元八角七,而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除了扑倒在那破旧的小睡椅上哭嚎之外,显然别无他途。  德拉这样作了,可精神上的感慨油然而生,生活就是哭泣、抽噎和微笑,尤以抽噎占统治地位。  当这位家庭主妇逐渐平静下来之际,让我们看看这个家吧。一套带家具的公寓房子,每周房租八美元。尽管难以用笔墨形容,可它真真够得上乞丐帮这个词儿。  楼下的门道里有个信箱,可从来没有装过信,还有一个电钮,也从没有人的手指按响过电铃。而且,那儿还有一张名片,上写着“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先生”。  “迪林厄姆”这个名号是主人先前春风得意之际,一时兴起加上去的,那时候他每星期挣三十美元。现在,他的收入缩减到二十美元,“迪林厄姆”的字母也显得模糊不清,似乎它们正严肃地思忖着是否缩写成谦逊而又讲求实际的字母D。不过,每当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回家,走进楼上的房间时,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太太,就是刚介绍给诸位的德拉,总是把他称作“吉姆”,而且热烈地拥抱他。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德拉哭完之后,往面颊上抹了抹粉,她站在窗前,痴痴地瞅着灰濛濛的后院里一只灰白色的猫正行走在灰白色的篱笆上。明天就是圣诞节,她只有一元八角七给吉姆买一份礼物。她花去好几个月的时间,用了最大的努力一分一分地攒积下来,才得了这样一个结果。一周二十美元实在经不起花,支出大于预算,总是如此。只有一元八角七给吉姆买礼物,她的吉姆啊。她花费了多少幸福的时日筹划着要送他一件可心的礼物,一件精致、珍奇、贵重的礼物——至少应有点儿配得上吉姆所有的东西才成啊。  房间的两扇窗子之间有一面壁镜。也许你见过每周房租八美元的公寓壁镜吧。一个非常瘦小而灵巧的人,从观察自己在一连串的纵条影象中,可能会对自己的容貌得到一个大致精确的概念。德拉身材苗条,已精通了这门子艺术。  突然,她从窗口旋风般地转过身来,站在壁镜前面。她两眼晶莹透亮,但二十秒钟之内她的面色失去了光彩。她急速地折散头发,使之完全泼散开来。  现在,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夫妇俩各有一件特别引以自豪的东西。一件是吉姆的金表,是他祖父传给父亲,父亲又传给他的传家宝;另一件则是德拉的秀发。如果示巴女王①也住在天井对面的公寓里,总有一天德拉会把头发披散下来,露出窗外晾干,使那女王的珍珠宝贝黔然失色;如果地下室堆满金银财宝、所罗门王又是守门人的话,每当吉姆路过那儿,准会摸出金表,好让那所罗门王忌妒得吹胡子瞪眼睛。  此时此刻,德拉的秀发泼撒在她的周围,微波起伏,闪耀光芒,有如那褐色的瀑布。她的美发长及膝下,仿佛是她的一件长袍。接着,她又神经质地赶紧把头发梳好。踌躇了一分钟,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儿,破旧的红地毯上溅落了一、两滴眼泪。  她穿上那件褐色的旧外衣,戴上褐色的旧帽子,眼睛里残留着晶莹的泪花,裙子一摆,便飘出房门,下楼来到街上。  她走到一块招牌前停下来,上写着:“索弗罗妮夫人——专营各式头发”。德拉奔上楼梯,气喘吁吁地定了定神。那位夫人身躯肥大,过于苍白,冷若冰霜,同“索弗罗妮”的雅号简直牛头不对马嘴。  “你要买我的头发吗?”德拉问。  “我买头发,”夫人说。“揭掉帽子,让我看看发样。”  那褐色的瀑布泼撒了下来。  “二十美元,”夫人一边说,一边内行似地抓起头发。  “快给我钱,”德拉说。  呵,接着而至的两个小时犹如长了翅膀,愉快地飞掠而过。请不用理会这胡诌的比喻。她正在彻底搜寻各家店铺,为吉姆买礼物。  她终于找到了,那准是专为吉姆特制的,决非为别人。她找遍了各家商店,哪儿也没有这样的东西,一条朴素的白金表链,镂刻着花纹。正如一切优质东西那样,它只以货色论长短,不以装璜来炫耀。而且它正配得上那只金表。她一见这条表链,就知道一定属于吉姆所有。它就像吉姆本人,文静而有价值——这一形容对两者都恰如其份。她花去二十一美元买下了,匆匆赶回家,只剩下八角七分钱。金表匹配这条链子,无论在任何场合,吉姆都可以毫无愧色地看时间了。  尽管这只表华丽珍贵,因为用的是旧皮带取代表链,他有时只偷偷地瞥上一眼。  德拉回家之后,她的狂喜有点儿变得审慎和理智了。她找出烫发铁钳,点燃煤气,着手修补因爱情加慷慨所造成的破坏,这永远是件极其艰巨的任务,亲爱的朋友们——简直是件了不起的任务呵。  不出四十分钟,她的头上布满了紧贴头皮的一绺绺小卷发,使她活像个逃学的小男孩。她在镜子里老盯着自己瞧,小心地、苛刻地照来照去。  “假如吉姆看我一眼不把我宰掉的话,”她自言自语,“他定会说我像个科尼岛上合唱队的卖唱姑娘。但是我能怎么办呢——唉,只有一元八角七,我能干什么呢?”  七点钟,她煮好了咖啡,把煎锅置于热炉上,随时都可作肉排。  吉姆一贯准时回家。德拉将表链对叠握在手心,坐在离他一贯进门最近的桌子角上。接着,她听见下面楼梯上响起了他的脚步声,她紧张得脸色失去了一会儿血色。她习惯于为了最简单的日常事物而默默祈祷,此刻,她悄声道:“求求上帝,让他觉得我还是漂亮的吧。”  门开了,吉姆步入,随手关上了门。他显得瘦削而又非常严肃。可怜的人儿,他才二十二岁,就挑起了家庭重担!他需要买件新大衣,连手套也没有呀。  吉姆站在屋里的门口边,纹丝不动地好像猎犬嗅到了鹌鹑的气味似的。他的两眼固定在德拉身上,其神情使她无法理解,令她毛骨悚然。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惊讶,又不是不满,更不是嫌恶,根本不是她所预料的任何一种神情。他仅仅是面带这种神情死死地盯着德拉。  德拉一扭腰,从桌上跳了下来,向他走过去。  “吉姆,亲爱的,”她喊道,“别那样盯着我。我把头发剪掉卖了,因为不送你一件礼物,我无法过圣诞节。头发会再长起来——你不会介意,是吗?我非这么做不可。我的头发长得快极了。说‘恭贺圣诞’吧!吉姆,让我们快快乐乐的。你肯定猜不着我给你买了一件多么好的——多么美丽精致的礼物啊!”  “你已经把头发剪掉了?”吉姆吃力地问道,似乎他绞尽脑汁也没弄明白这明摆着的事实。  “剪掉卖了,”德拉说。“不管怎么说,你不也同样喜欢我吗?没了长发,我还是我嘛,对吗?”  吉姆古怪地四下望望这房间。  “你说你的头发没有了吗?”他差不多是白痴似地问道。  “别找啦,”德拉说。“告诉你,我已经卖了——卖掉了,没有啦。这是圣诞前夜,好人儿。好好待我,这是为了你呀。也许我的头发数得清,”突然她特别温柔地接下去,“可谁也数不清我对你的恩爱啊。我做肉排了吗,吉姆?”  吉姆好像从恍惚之中醒来,把德拉紧紧地搂在怀里。现在,别着急,先让我们花个十秒钟从另一角度审慎地思索一下某些无关紧要的事。房租每周八美元,或者一百万美元——那有什么差别呢?数学家或才子会给你错误的答案。麦琪②带来了宝贵的礼物,但就是缺少了那件东西。这句晦涩的话,下文将有所交待。  吉姆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扔在桌上。  “别对我产生误会,德尔,”他说道,“无论剪发、修面,还是洗头,我以为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减低一点点对我妻子的爱情。不过,你只消打开那包东西,就会明白刚才为什么使我楞头楞脑了。”  白皙的手指灵巧地解开绳子,打开纸包。紧接着是欣喜若狂的尖叫,哎呀!突然变成了女性神经质的泪水和哭泣,急需男主人千方百计的慰藉。  还是因为摆在桌上的梳子——全套梳子,包括两鬓用的,后面的,样样俱全。那是很久以前德拉在百老汇的一个橱窗里见过并羡慕得要死的东西。这些美妙的发梳,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其色彩正好同她失去的美发相匹配。她明白,这套梳子实在太昂贵,对此,她仅仅是羡慕渴望,但从未想到过据为己有。现在,这一切居然属于她了,可惜那有资格佩戴这垂涎已久的装饰品的美丽长发已无影无踪了。  不过,她依然把发梳搂在胸前,过了好一阵子才抬起泪水迷濛的双眼,微笑着说:“我的头发长得飞快,吉姆!”  随后,德拉活像一只被烫伤的小猫跳了起来,叫道,“喔!喔!”  吉姆还没有瞧见他的美丽的礼物哩。她急不可耐地把手掌摊开,伸到他面前,那没有知觉的贵重金属似乎闪现着她的欢快和热忱。  “漂亮吗,吉姆?我搜遍了全城才找到了它。现在,你每天可以看一百次时间了。把表给我,我要看看它配在表上的样子。”  吉姆非旦不按她的吩咐行事,反而倒在睡椅上,两手枕在头下,微微发笑。  “德尔,”他说,“让我们把圣诞礼物放在一边,保存一会儿吧。它们实在太好了,目前尚不宜用。我卖掉金表,换钱为你买了发梳。现在,你作肉排吧。”  正如诸位所知,麦琪是聪明人,聪明绝顶的人,他们把礼物带来送给出生在马槽里的耶稣。他们发明送圣诞礼物这玩艺儿。由于他们是聪明人,毫无疑问,他们的礼物也是聪明的礼物,如果碰上两样东西完全一样,可能还具有***的权利。在这儿,我已经笨拙地给你们介绍了住公寓套间的两个傻孩子不足为奇的平淡故事,他们极不明智地为了对方而牺牲了他们家最最宝贵的东西。不过,让我们对现今的聪明人说最后一句话,在一切馈赠礼品的人当中,那两个人是最聪明的。在一切馈赠又接收礼品的人当中,像他们两个这样的人也是最聪明的。无论在任何地方,他们都是最聪明的人。  他们就是麦琪。

(sd敢达)吉姆狙击型白色猎犬

在狙击的机子中这机子还算是比较优秀的,而且是BS机无法***,技能搭配了狙击辅助的精密狙击,再加上技能白色猎犬攻击增加,推进增加,机动增加,基本上可以实现换点狙击,不会像以前狙完人被人爆射的情况,但是,最好的狙击还是智天使,这次的BS活动还是满坑的,消费将近20000***还只能买扭蛋扩充和强化扩充,所以不值得。如果非常喜欢这机的话,那就入手,因为不要做让自己遗憾的事。

欧亨利 麦琪的礼物原文

麦琪的礼物

一块八毛七分钱。全在这儿了。其中六毛钱还是铜子儿凑起来的。这些铜子儿是每次一个、两个向杂货铺、菜贩和肉店老板那儿死乞白赖地硬扣下来的;人家虽然没有明说,自己总觉得这种掂斤播两的交易未免太吝啬,当时脸都躁红了。德拉数了三遍。数来数去还是一块八毛七分钱,而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除了倒在那张破旧的小榻上号哭之外,显然没有别的办法。德拉就那样做了。这使一种精神上的感慨油然而生,认为人生是由啜泣,抽噎和微笑组成的,而抽噎占了其中绝大部分。

这个家庭的主妇渐渐从第一阶段退到第二阶段,我们不妨抽空儿来看看这个家吧。一套连家具的公寓,房租每星期八块钱。虽不能说是绝对难以形容,其实跟贫民窟也相去不远。

下面门廊里有一个信箱,但是永远不会有信件投进去;还有一个电钮,除非神仙下凡才能把铃按响。那里还贴着一张名片,上面印有“詹姆斯·迪林汉·扬先生”几个字。

“迪林汉”这个名号是主人先前每星期挣三十块钱得法的时候,一时高兴,回姓名之间的。现在收入缩减到二十块钱,“迪林汉”几个字看来就有些模糊,仿佛它们正在考虑,是不是缩成一个质朴而谦逊的“迪”字为好。但是每逢詹姆斯·迪林汉·扬先生回家上楼,走进房间的时候,詹姆斯·迪林汉·扬太太——就是刚才已经介绍给各位的德拉——总是管他叫做“吉姆”,总是热烈地拥抱他。那当然是好的。

德拉哭了之后,在脸平面上扑了些粉。她站在窗子跟前,呆呆地瞅着外面灰蒙蒙的后院里,一只灰猫正在灰色的篱笆上行走。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她只有一块八毛七分钱来给吉姆买一件礼物。好几个月业,她省吃俭用,能攒起来的都攒了,可结果只有这一点儿。一星期二十块钱的收入是不经用的。支出总比她预算的要多。总是这样的。只有一块八毛七分钱来给吉姆买礼物。她的吉姆。为了买三件好东西送给他,德拉自得其乐地筹划了好些日子。要买一件精致、珍奇而真有价值的东西——够得上为吉姆所有的东西固然很少,可总得有些相称才成呀。

房里两扇窗子中间有一面壁镜。诸位也许见过房租八块钱的公寓里的壁镜。一个非常瘦小灵活的人,从一连串纵的片段的映像里,也许可以对自己的容貌得到一个大致不差的概念。德拉全凭身材苗条,才精通了那种技艺。

她突然从窗口转过身,站到壁镜面前。她的眼睛晶莹明亮,可是她的脸在二十秒钟之内却失色了。她迅速地把头发解开,让它披落下来。

且说,詹姆斯·迪林汉·扬夫妇有两样东西特别引为自豪,一样是吉姆三代祖传的金表,别一样是德拉的头发。如果示巴女王住在天井对面的公寓里,德拉总有一天会把她的头发悬在窗外去晾干,使那位女王的珠宝和礼物相形见绌。如果所罗门王当了看门人,把他所有的财富都堆在地下室里,吉姆每次经过那儿时准会掏出他的金表看看,好让所罗门妒忌得吹胡子瞪眼睛。

这当儿,德拉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褐色的小瀑布,奔泻闪亮。头发一直垂到膝盖底下,仿佛给她铺成了一件衣裳。她又神经质地赶快把头发梳好。她踌躇了一会儿,静静地站着,有一两滴泪水溅落在破旧的红地毯上。

她穿上褐色的旧外套,戴上褐色的旧帽子。她眼睛里还留着晶莹的泪光,裙子一摆,就飘然走出房门,下楼跑到街上。

她走到一块招牌前停住了,招牌上面写着:“莎弗朗妮夫人——经营各种头发用品。”德拉跑上一段楼梯,气喘吁吁地让自己定下神来。那位夫人身躯肥大,肤色白得过分,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同“莎弗朗妮”这个名字不大相称。

[莎弗朗妮:意大利诗人塔索(1544–1595)以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为题材的史诗《被解放的耶路撒冷》中的人物,她为了拯救耶路撒冷全城的基督徒,承认了并未犯过的罪行,成为舍己救人的典型。]

“你要买我的头发吗?”德拉问道。

“我买头发,”夫人说,“脱掉帽子,让我看看头发的模样。”

那股褐色的小瀑布泻了下来。

“二十块钱,”夫人用行家的手法抓起头发说。

“赶快把钱给我。”德拉说。

噢,此后的两个钟头仿佛长了玫瑰色翅膀似地飞掠过去。诸位不必与日俱增这种杂凑的比喻。总之,德拉正为了送吉姆的礼物在店铺里搜索。

德拉终于把它找到了。它准是为吉姆,而不是为别人***的。她把所有店铺都兜底翻过,各家都没有像这样的东西。那是一条白金表链,式样简单朴素,只是以货色来显示它的价值,不凭什么装璜来炫耀——一切好东西都应该是这样的。它甚至配得上那只金表。她一看到就认为非给吉姆买下不可。它简直像他的为人。文静而有价值——这句话拿来形容表链和吉姆本人都恰到好处。店里以二十一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她,她剩下八毛七分钱,匆匆赶回家去。吉姆有了那条链子,在任何场合都可以毫无顾虑地看看钟点了。那只表虽然华贵,可是因为只用一条旧皮带来代替表链,他有时候只是偷偷地瞥一眼。

德拉回家以后,她的陶醉有一小部分被审慎和理智所替代。她拿出卷发铁钳,点着煤气,着手补救由于爱情加上慷慨而造成的灾害。那始终是一件艰巨的工作,亲爱的朋友们——简直是了不起的工作。

不出四十分钟,她头上布满了紧贴着的小发鬈,变得活像一个逃课的小学生。她对着镜子小心而苛刻地照了又照。

“如果吉姆看了一眼不把我宰掉才怪呢,”她自言自语地说,“他会说我像是康奈岛游乐场里的卖唱姑娘。我有什么办法呢?——唉!只有一块八毛七分钱,叫我有什么办法呢?”

到了七点钟,咖啡已经煮好,煎锅也放在炉子后面热着,随时可以煎肉排。

吉姆从没有晚回来过。德拉把表链对折着握在手里,在他进来时必经的门口的桌子角上坐下来。接着,她听到楼下梯级上响起了他的脚步声。她脸色白了一忽儿。她有一个习惯,往往为了日常最简单的事情默祷几句,现在她悄声说:“求求上帝,让他认为我还是美丽的。”

门打开了,吉姆走进来,随手把门关上。他很瘦削,非常严肃。可怜的人儿,他只有二十二岁——就负起了家庭的担子!他需要一件新大衣,手套也没有。

吉姆在门内站住,像一条猎狗嗅到鹌鹑气味似的纹丝不动。他的眼睛盯着德拉,所含的神情是她所不能理解的,这使她大为惊慌。那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惊讶,又不是不满,更不是嫌恶,不是她所预料的任何一种神情。他只带着那种奇特的神情凝视着德拉。

德拉一扭腰,从桌上跳下来,走近他身边。

“吉姆,亲爱的,”她喊道,“别那样盯着我。我把头发剪掉卖了,因为不送你一件礼物,我过不了圣诞节。头发会再长出来的——你不会在意吧,是不是?我非这么做不可。我的头发长得快极啦。说句‘恭贺圣诞’吧!如姆,让我们快快乐乐的。我给你买了一件多么好——多么美丽的好东西,你怎么也猜不到的。”

“你把头发剪掉了吗?”吉姆吃力地问道,仿佛他绞尽脑汁之后,还没有把这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弄明白似的。

“非但剪了,而且卖了。”德拉说。“不管怎样,你还是同样地喜欢我吗?虽然没有了头发,我还是我,可不是吗?”

吉姆好奇地向房里四下张望。

“你说你的头发没有了吗?”他带着近乎白痴般的神情问道。

“你不用找啦,”德拉说。“我告诉你,已经卖了——卖了,没有了。今天是圣诞前夜,亲爱的。好好地对待我,我剪掉头发为的是你呀。我的头发也许数得清,”她突然非常温柔地接下去说,“但我对你的情爱谁也数不清。我把肉排煎上好吗,吉姆?”

吉姆好象从恍惚中突然醒过来。他把德拉搂在怀里。我们不要冒昧,先花十秒钟工夫瞧瞧另一方面无关紧要的东西吧。每星期八块钱的房租,或是每年一百万元房租——那有什么区别呢?一位数学家或是一位俏皮的人可能会给你不正确的答复。麦琪带来了宝贵的礼物,但其中没有那件东西。对这句晦涩的话,下文将有所说明。

[麦琪:指基督出生时来送礼物的三贤人。一说是东方的三王:梅尔基奥尔(光明之王)赠送黄金表示尊贵;加斯帕(洁白者)赠送乳香象征神圣;巴尔撒泽赠送没药预示基督后来遭受***而死。]

吉姆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把它扔在桌上。

“别对我有什么误会,德尔。”他说,“不管是剪发、修脸,还是洗头,我对我姑***爱情是决不会减低的。但是只消打开那包东西,你就会明白,你刚才为什么使我愣住了。“

白皙的手指敏捷地撕开了绳索和***纸。接着是一声狂喜的呼喊;紧接着,哎呀!突然转变成女性神经质的眼泪和号哭,立刻需要公寓的主人用尽办法来安慰她。

因为摆在眼前的是那套插在头发上的梳子——全套的发梳,两鬓用的,后面用的,应有尽有;那原是在百老汇路上的一个橱窗里,为德拉渴望了好久的东西。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美丽的发梳——来配那已经失去的美发,颜色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她知道这套发梳是很贵重的,心向神往了好久,但从来没有存过占有它的希望。现在这居然为她所有了,可是那佩带这些渴望已久的装饰品的头发却没有了。

但她还是把这套发梳搂在怀里不放,过了好久,她才能抬起迷蒙的泪眼,含笑对吉姆说:“我的头发长得很快,吉姆!”

接着,德拉象一只给火烫着的小猫似地跳了起来,叫道:“喔!喔!”

吉姆还没有见到他的美丽的礼物呢。她热切地伸出摊开的手掌递给他。那无知觉的贵金属仿佛闪闪反映着她那快活和热诚的心情。

“漂亮吗,吉姆?我走遍全市才找到的。现在你每天要把表看上百来遍了。把你的表给我,我要看看它配在表上的样子。”

吉姆并没有照着她的话去做,却倒在榻上,双手枕着头,笑了起来。

“德尔,”他说,“我们把圣诞节礼物搁在一边,暂且保存起来。它们实在太好啦,现在用了未免可惜。我是卖掉了金表,换了钱去买你的发梳的。现在请你煎肉排吧。”

那三位麦琪,诸位知道,全是有智慧的人——非常有智慧的人——他们带来礼物,送给生在马槽里的圣子耶稣。他们首创了圣诞节馈赠礼物的风俗。他们既然有智慧,他们的礼物无疑也是聪明的,可能还附带一种碰上收到同样的东西时可以***的权利。我的拙笔在这里告诉了诸位一个没有曲折、不足为奇的故事;那两个住在一间公寓里的笨孩子,极不聪明地为了对方牺牲了他们一家最宝贵的东西。但是,让我们对目前一般聪明人说最后一句话,在所有馈赠礼物的人当中,那两个人是最聪明的。在一切授受衣物的人当中,象他们这样的人也是最聪明的。无论在什么地方,他们都是最聪明的。他们就是麦琪。

就是这个了~

从第一部高达到现在的高达中,把所有动漫中出现的吉姆,扎古,MS,MA,高达等名字列出来,高赏!

0079:高达,钢加农,钢坦克,核心战机,核心喷射机,61式坦克,铁球,吉姆,多普,卡尔玛专用多普,玛捷拉攻击坦克,玛捷拉泡塔,扎古1,扎古2,扎古2(指挥官机),老虎,大魔,里克大魔,强人,勇士,勇士(指挥官机),战蟹,双面蟹,龟霸,魔蟹,格拉步罗,阿扎姆,扎古莱罗,比格罗,大扎姆,布劳.布罗,艾美号,吉翁号,夏亚专用红扎古,夏亚专用魔蟹,夏亚专用勇士。

08MS:陆战型高达,高达EZ8,气垫侦查车,陆战型吉姆,吉姆狙击型,量产型钢坦克,先行量产型铁球,宇宙用高机动试验型扎古,老虎试飞型,老虎特装型,阿普萨拉斯2,阿普萨拉斯3。

MSIGLOO:兹达,兹达一号机,斗狼,比格兰格,食人魔,卡斯彭专用勇士。

重力战线:陆战强袭型钢坦克。

0080:阿历克斯,阿历克斯(乔巴姆装甲),吉姆指挥型,吉姆狙击型2,量产型钢加农,魔蟹E,高战蟹,扎古2改,扎古2改指挥官机,里克.大魔2,勇士J,京宝梵。

0083:高达试做一号机,高达试做一号机FB,高达试做二号机,高达试做三号机雄蕊,高达试做三号机石魁兰,吉姆改,吉姆特装型,吉姆加农二,吉姆镇暴型,卡多专用勇士,德拉杰,热带型大魔,扎美尔,勇士M,西玛专用勇士M,红色角马,瓦尔.瓦罗,路维.捷露。

Z高达:高达MK-II奥古式样,高达MK-II提坦兹式样,里克.戴亚斯红,梅塔斯,G防卫者,超级高达,百式,Z高达,吉姆二,尼莫,迪杰,高扎古,高扎古特装型,加里波第β,玛拉塞,巴扎姆,阿希姆,加普兰,卡普斯利,拜亚兰,汉布拉比,猎犬,精神力高达,梅萨拉,波里诺可.萨曼,帕拉斯.雅典娜,铁奥,加萨C,哈曼专用加萨C,卡碧尼。

ZZ高达:ZZ高达,全装甲ZZ高达,米加战车,吉姆三,鬼杰,加萨D,加佐姆,卡尔斯J,兹萨,哈玛哈玛,R.贾贾,龙飞,卡普尔,狂飙.迪亚斯,德莱森,扎古三,扎古三改,勇士改,卡斯R,卡斯L,盖马克,飚狼,卡碧尼MK-II普露式样,卡碧尼MK-II普露兹式样,量产型卡碧尼,精神力高达MK-II,奎沙曼。

逆袭的夏亚:牛高达,灵格斯,灵格斯(B.W.S),杰钢,基拉.多加,基拉.多加指挥官机,基拉多加.列珍专用机,乍得.多加邱尼专用机,乍得.多加柯丝专用机,α.瓦索龙,沙扎比。

独角兽:独角兽高达,独角兽高达全装备,报丧女妖,报丧女妖.命运女神,里谢尔,里谢尔队长机,里谢尔C,德尔塔PLUS,杰钢D型,杰钢D型ECOAS式样,杰钢特装型,杰钢特装试验机,杰斯塔,洛特,安克曼,拜亚兰特装型,新安州,基拉.祖鲁,基拉.祖鲁亲卫队机,泽.祖鲁,基拉.祖鲁安杰洛机,玫瑰.祖鲁,刹帝利,基拉.祖鲁重武装式样,加萨D袖章,德莱森袖章,德拉杰袖章,扎古一狙击型,多瓦吉,卡尔斯K,尚布罗。

高达F91:高达F91,赫维钢,G加农,钢坦克R44,德南.佐恩,德南.佐恩黑之战队式样,德南.格,德南.格黑之战队式样,艾维鲁.S,艾维鲁.S黑之战队式样,贝尔格.达拉斯,贝尔格.基罗斯,贝尔格.基罗斯黑之战队式样,达基.伊里斯,维基纳.基纳,宇宙妖花,巴克。

V高达:V高达,V高达HEXA,V高达DASH,V高达DASH-HEXA,V2高达,V2-A高达,V2-B高达

V2AB高达,2NDV,钢伊吉,钢布拉斯塔,杰姆斯钢,杰维林,佐罗亚特,佐罗,佐罗克斯诺克尔专用机,托姆利亚特,多姆特利亚,哥佐拉,悔悔德萨,利卡尔,阿比戈尔,多哥拉,葛德拉夫,佐利迪亚,希尔肯,布尔肯指挥官机,夏克,利克.夏克,康提奥,迦巴克,利克.康提奥,赞尼克,艮高佐,高特拉坦。

武斗传G:闪光高达,神高达,麦克之星高达,飞龙高达,玫瑰高达,重锤高达,镜高达,日升高达,曼陀罗高达,尼罗斯高达,天剑绝刀,约翰牛高达,卡星,狮王争霸,***高达,笑傲江湖,九龙高达,尊者高达,巨型尊者高达,布希,诺布希,梵托玛,死亡军团,死亡野兽,死亡飞鸟,死亡蝙蝠,恶魔高达,恶魔高达第二形态,恶魔高达最终形态,

W高达:飞翼高达,飞翼零式高达,死神高达,地狱死神高达,重武装高达,重武装高达改,沙漠高达,沙漠高达改,神龙高达,双头龙高达,托鲁基斯,托鲁基斯二,里奥地上型,里奥宇宙型,里奥,艾亚里斯,艾亚里斯诺因机,杜拉斯,杜拉斯桑古王国式样,杜拉斯白色獠牙式样,拜叶特,墨邱利,比尔哥,比尔哥二,艾比安高达

W高达无尽的华尔兹:飞翼高达EW,飞翼零式高达EW,地狱死神高达EW,重武装高达改EW,沙漠高达改EW,哪吒高达,托鲁基斯三,艾比安高达EW,大毒蛇。

高达X:高达X,高达X***者,高达DX,G猎鹰DX,空中霸王高达,空中霸王高达.爆裂者,斑豹高达,斑豹高达.毁灭者,G猎鹰,多托列斯,多托列斯.指挥型,多托列斯.炮击型,新多托列斯,加迪尔,瓦里奥特,华沙哥高达,华沙哥高达.毁灭者,阿斯塔隆高达,阿斯塔隆高达.隐藏者,杰迪斯,艾尼雷特装机,祖拉格,赛普特姆,赛普特姆改,奥克提夫,克鲁达,克鲁达兰斯洛机,法贝莱尔,贝迪哥,格兰迪亚,帕特利亚,GXbit,D.O.M.Ebit

倒A高达:倒A高达,卡普尔,科伦卡普尔,博加农,嘉班专用博加农,银苏摩,金苏摩,瓦多姆,强化型瓦多姆,瓦博,弗莱特,高跟鞋,穆托,伊格尔,戈佐,兹散,马系罗,班迪特,倒X

高达SEED:空战型强袭高达,剑战型强袭高达,炮战型强袭高达,完美强袭高达,嫣红强袭,莫比乌斯.零式,莫比乌斯,空中霸王,决斗高达,决斗高达.强袭尸装,暴风高达,***高达,圣盾高达,自由高达,自由高达流星,正义高达,正义高达流星,M1异端,强袭短剑,灾厄高达,禁断高达,强夺高达,金恩,金恩高机动型,希古,迪恩,盖茨,巴库,拉寇,迪恩,盖茨,神意高达。

高达SEED destiny:空战型脉冲高达,剑战型脉冲高达,炮战型脉冲高达,救世主高达,扎古勇士,瞬发型扎古勇士,扎古幻影,瞬发型扎古勇士,炮击型扎古勇士露娜玛利亚专用,瞬发型扎古勇士雷专用,斩击型扎古幻影伊扎克专用,瞬发型扎古幻影迪亚哥专用,扎古勇士演出会式样,烈焰老虎,烈焰老虎伊扎克专用,命运高达,传说高达,盖茨R,巴比,金恩高机动二型,混沌高达,深渊高达,盖亚高达,盖亚高达巴尔特菲尔德专用,105短剑,短剑L喷气强袭装备,黑色短剑L喷气强袭装备,温达姆喷气强袭装备,温达姆尼奥专用,埃格萨斯,扎姆扎扎,盖尔兹格,毁灭高达,M1异端百舌鸟装备,村雨,村雨巴尔特菲尔德专用,拂晓,大魔骑兵,强袭自由高达,强袭自由高达流星,无限正义高达,无限正义高达流星,

高达SEED观星者:观星者高达,漆黑强袭,蔚蓝决斗,翠绿暴风,***短剑,地狱犬型巴库。

高达OO:能天使高达,力天使高达,主天使高达,德天使高达,娜德雷高达,GN武装战机 TYPE-D,GN武装战机 TYPE-E,GN堡垒 TYPE-D,GN堡垒 TYPE-E,座天使高达一型,座天使高达二型,座天使高达三型,联合实训式,联合旗帜式,格拉汉姆专用联合旗帜式特装型,超限旗帜式,GN旗帜式,AEU***式,AEU***式陆战型,AEU制定式,AEU制定式指挥官机,AEU特制式展示配色,萨谢斯专用AEU制定式特装型,阿格利沙,长鼻式,铁人陆战型,铁人远距离炮击型,铁人宇宙型,铁人宇宙型指挥官机,铁人高机动型,铁人高机动B型,铁人高机动B型指挥官机,铁人桃子,GN-X,阿瓦特雷,阿瓦特隆,O高达,OO高达,OO RALSER,OO RALSER最终决战式样,智天使高达GNHW,堕天使高达GNHW,炽天使高达GNHW,六翼天使高达GNHW,O强化战机,GN弓兵,弓兵堕天使,能天使修复型,能天使修复二型,铁人全领域对应型,GN-XIII联邦军式样,GN-XIII A-LAWS式样,先驱式,先驱式.野莓,武士道专用先驱式,磨修罗生,须佐之男,三叶虫式,女神式里维尔机,女神式希林格机,女神式布格林机,女武式希林格机,神女式,女皇式,统御式,加格,权天使高达,再生加农,再生高达,O高达实战配备型,自动机器人。

高达OO剧场版:OO量子型,狱天使高达,妖天使高达,疗天使高达,加迪拉萨,勇气一般用试验机,勇气式指挥官用试验机,GN-XIV,GN-XIV指挥官机,ELS

高达AGE:高达AGE-1 标准型,高达AGE-1 勇将型,高达AGE-1 飞雀型,高达AGE-2 标准型,高达AGE-2 双枪型,高达AGE-2 黑暗猎犬型,高达AGE-3 标准型,高达AGE-3 要塞型,高达AGE-3 轨道型,高达AGE-FX, 杰诺亚斯 ,杰诺亚斯改,G-EXES·,夏多尔·,杰诺亚斯Ⅱ, 阿黛尔,G-巨人,高达AGE-1 散装型,格夫兰,战达斯,巴古托,迪凡斯,皆德拉,克罗诺斯, 多拉多,捷达斯R,捷达斯M,基拿加,高达列基路斯,森多拉姆,冯·法尔西亚,提艾尔法,戈梅尔, 戴拿捷,乌洛素,里刚那。

动画里面出场的MS和MA,还有小说漫画什么的太杂我就不码了。

《麦琪的礼物》这篇小说的全文

麦琪的礼物

[美]欧.亨利

一元八角七。全都在这儿了,其中六角是一分一分的铜板。这些分分钱是杂货店老板、菜贩子和肉店老板那儿软硬兼施地一分两分地扣下来,直弄得自己羞愧难当,深感这种掂斤播两的交易实在丢人现眼。德拉反复数了三次,还是一元八角七,而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

除了扑倒在那破旧的小睡椅上哭嚎之外,显然别无他途。

德拉这样作了,可精神上的感慨油然而生,生活就是哭泣、抽噎和微笑,尤以抽噎占统治地位。

当这位家庭主妇逐渐平静下来之际,让我们看看这个家吧。一套带家具的公寓房子,每周房租八美元。尽管难以用笔墨形容,可它真真够得上乞丐帮这个词儿。

楼下的门道里有个信箱,可从来没有装过信,还有一个电钮,也从没有人的手指按响过电铃。而且,那儿还有一张名片,上写着“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先生”。

“迪林厄姆”这个名号是主人先前春风得意之际,一时兴起加上去的,那时候他每星期挣三十美元。现在,他的收入缩减到二十美元,“迪林厄姆”的字母也显得模糊不清,似乎它们正严肃地思忖着是否缩写成谦逊而又讲求实际的字母D。不过,每当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回家,走进楼上的房间时,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太太,就是刚介绍给诸位的德拉,总是把他称作“吉姆”,而且热烈地拥抱他。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德拉哭完之后,往面颊上抹了抹粉,她站在窗前,痴痴地瞅着灰濛濛的后院里一只灰白色的猫正行走在灰白色的篱笆上。明天就是圣诞节,她只有一元八角七给吉姆买一份礼物。她花去好几个月的时间,用了最大的努力一分一分地攒积下来,才得了这样一个结果。一周二十美元实在经不起花,支出大于预算,总是如此。只有一元八角七给吉姆买礼物,她的吉姆啊。她花费了多少幸福的时日筹划着要送他一件可心的礼物,一件精致、珍奇、贵重的礼物——至少应有点儿配得上吉姆所有的东西才成啊。

房间的两扇窗子之间有一面壁镜。也许你见过每周房租八美元的公寓壁镜吧。一个非常瘦小而灵巧的人,从观察自己在一连串的纵条影象中,可能会对自己的容貌得到一个大致精确的概念。德拉身材苗条,已精通了这门子艺术。

突然,她从窗口旋风般地转过身来,站在壁镜前面。她两眼晶莹透亮,但二十秒钟之内她的面色失去了光彩。她急速地折散头发,使之完全泼散开来。

现在,詹姆斯·迪林厄姆·杨夫妇俩各有一件特别引以自豪的东西。一件是吉姆的金表,是他祖父传给父亲,父亲又传给他的传家宝;另一件则是德拉的秀发。如果示巴女王①也住在天井对面的公寓里,总有一天德拉会把头发披散下来,露出窗外晾干,使那女王的珍珠宝贝黔然失色;如果地下室堆满金银财宝、所罗门王又是守门人的话,每当吉姆路过那儿,准会摸出金表,好让那所罗门王忌妒得吹胡子瞪眼睛。

此时此刻,德拉的秀发泼撒在她的周围,微波起伏,闪耀光芒,有如那褐色的瀑布。她的美发长及膝下,仿佛是她的一件长袍。接着,她又神经质地赶紧把头发梳好。踌躇了一分钟,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儿,破旧的红地毯上溅落了一、两滴眼泪。

她穿上那件褐色的旧外衣,戴上褐色的旧帽子,眼睛里残留着晶莹的泪花,裙子一摆,便飘出房门,下楼来到街上。

她走到一块招牌前停下来,上写着:“索弗罗妮夫人——专营各式头发”。德拉奔上楼梯,气喘吁吁地定了定神。那位夫人身躯肥大,过于苍白,冷若冰霜,同“索弗罗妮”的雅号简直牛头不对马嘴。

“你要买我的头发吗?”德拉问。

“我买头发,”夫人说。“揭掉帽子,让我看看发样。”

那褐色的瀑布泼撒了下来。

“二十美元,”夫人一边说,一边内行似地抓起头发。

“快给我钱,”德拉说。

呵,接着而至的两个小时犹如长了翅膀,愉快地飞掠而过。请不用理会这胡诌的比喻。她正在彻底搜寻各家店铺,为吉姆买礼物。

她终于找到了,那准是专为吉姆特制的,决非为别人。她找遍了各家商店,哪儿也没有这样的东西,一条朴素的白金表链,镂刻着花纹。正如一切优质东西那样,它只以货色论长短,不以装璜来炫耀。而且它正配得上那只金表。她一见这条表链,就知道一定属于吉姆所有。它就像吉姆本人,文静而有价值——这一形容对两者都恰如其份。她花去二十一美元买下了,匆匆赶回家,只剩下八角七分钱。金表匹配这条链子,无论在任何场合,吉姆都可以毫无愧色地看时间了。

尽管这只表华丽珍贵,因为用的是旧皮带取代表链,他有时只偷偷地瞥上一眼。

德拉回家之后,她的狂喜有点儿变得审慎和理智了。她找出烫发铁钳,点燃煤气,着手修补因爱情加慷慨所造成的破坏,这永远是件极其艰巨的任务,亲爱的朋友们——简直是件了不起的任务呵。

不出四十分钟,她的头上布满了紧贴头皮的一绺绺小卷发,使她活像个逃学的小男孩。她在镜子里老盯着自己瞧,小心地、苛刻地照来照去。

“假如吉姆看我一眼不把我宰掉的话,”她自言自语,“他定会说我像个科尼岛上合唱队的卖唱姑娘。但是我能怎么办呢——唉,只有一元八角七,我能干什么呢?”

七点钟,她煮好了咖啡,把煎锅置于热炉上,随时都可作肉排。

吉姆一贯准时回家。德拉将表链对叠握在手心,坐在离他一贯进门最近的桌子角上。接着,她听见下面楼梯上响起了他的脚步声,她紧张得脸色失去了一会儿血色。她习惯于为了最简单的日常事物而默默祈祷,此刻,她悄声道:“求求上帝,让他觉得我还是漂亮的吧。”

门开了,吉姆步入,随手关上了门。他显得瘦削而又非常严肃。可怜的人儿,他才二十二岁,就挑起了家庭重担!他需要买件新大衣,连手套也没有呀。

吉姆站在屋里的门口边,纹丝不动地好像猎犬嗅到了鹌鹑的气味似的。他的两眼固定在德拉身上,其神情使她无法理解,令她毛骨悚然。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惊讶,又不是不满,更不是嫌恶,根本不是她所预料的任何一种神情。他仅仅是面带这种神情死死地盯着德拉。

德拉一扭腰,从桌上跳了下来,向他走过去。

“吉姆,亲爱的,”她喊道,“别那样盯着我。我把头发剪掉卖了,因为不送你一件礼物,我无法过圣诞节。头发会再长起来——你不会介意,是吗?我非这么做不可。我的头发长得快极了。说‘恭贺圣诞’吧!吉姆,让我们快快乐乐的。你肯定猜不着我给你买了一件多么好的——多么美丽精致的礼物啊!”

“你已经把头发剪掉了?”吉姆吃力地问道,似乎他绞尽脑汁也没弄明白这明摆着的事实。

“剪掉卖了,”德拉说。“不管怎么说,你不也同样喜欢我吗?没了长发,我还是我嘛,对吗?”

吉姆古怪地四下望望这房间。

“你说你的头发没有了吗?”他差不多是白痴似地问道。

“别找啦,”德拉说。“告诉你,我已经卖了——卖掉了,没有啦。这是圣诞前夜,好人儿。好好待我,这是为了你呀。也许我的头发数得清,”突然她特别温柔地接下去,“可谁也数不清我对你的恩爱啊。我做肉排了吗,吉姆?”

吉姆好像从恍惚之中醒来,把德拉紧紧地搂在怀里。现在,别着急,先让我们花个十秒钟从另一角度审慎地思索一下某些无关紧要的事。房租每周八美元,或者一百万美元——那有什么差别呢?数学家或才子会给你错误的答案。麦琪②带来了宝贵的礼物,但就是缺少了那件东西。这句晦涩的话,下文将有所交待。

吉姆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扔在桌上。

“别对我产生误会,德尔,”他说道,“无论剪发、修面,还是洗头,我以为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减低一点点对我妻子的爱情。不过,你只消打开那包东西,就会明白刚才为什么使我楞头楞脑了。”

白皙的手指灵巧地解开绳子,打开纸包。紧接着是欣喜若狂的尖叫,哎呀!突然变成了女性神经质的泪水和哭泣,急需男主人千方百计的慰藉。

还是因为摆在桌上的梳子——全套梳子,包括两鬓用的,后面的,样样俱全。那是很久以前德拉在百老汇的一个橱窗里见过并羡慕得要死的东西。这些美妙的发梳,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其色彩正好同她失去的美发相匹配。她明白,这套梳子实在太昂贵,对此,她仅仅是羡慕渴望,但从未想到过据为己有。现在,这一切居然属于她了,可惜那有资格佩戴这垂涎已久的装饰品的美丽长发已无影无踪了。

不过,她依然把发梳搂在胸前,过了好一阵子才抬起泪水迷濛的双眼,微笑着说:“我的头发长得飞快,吉姆!”

随后,德拉活像一只被烫伤的小猫跳了起来,叫道,“喔!喔!”

吉姆还没有瞧见他的美丽的礼物哩。她急不可耐地把手掌摊开,伸到他面前,那没有知觉的贵重金属似乎闪现着她的欢快和热忱。

“漂亮吗,吉姆?我搜遍了全城才找到了它。现在,你每天可以看一百次时间了。把表给我,我要看看它配在表上的样子。”

吉姆非旦不按她的吩咐行事,反而倒在睡椅上,两手枕在头下,微微发笑。

“德尔,”他说,“让我们把圣诞礼物放在一边,保存一会儿吧。它们实在太好了,目前尚不宜用。我卖掉金表,换钱为你买了发梳。现在,你作肉排吧。”

正如诸位所知,麦琪是聪明人,聪明绝顶的人,他们把礼物带来送给出生在马槽里的耶稣。他们发明送圣诞礼物这玩艺儿。由于他们是聪明人,毫无疑问,他们的礼物也是聪明的礼物,如果碰上两样东西完全一样,可能还具有***的权利。在这儿,我已经笨拙地给你们介绍了住公寓套间的两个傻孩子不足为奇的平淡故事,他们极不明智地为了对方而牺牲了他们家最最宝贵的东西。不过,让我们对现今的聪明人说最后一句话,在一切馈赠礼品的人当中,那两个人是最聪明的。在一切馈赠又接收礼品的人当中,像他们两个这样的人也是最聪明的。无论在任何地方,他们都是最聪明的人。

他们就是麦琪。

①示巴女王(QueeenofSheba):基督教《圣经》中朝觐所罗门王,以测其智慧的示巴女王,她以美貌著称。

②麦琪(Magi,单数为Magus):指圣婴基督出生时来自东方送礼的三贤人,载于圣经马太福音第二章第一节和第七至第十三节。

吉姆狙击型II好用么

GM”的缩写便是“GUNDAM Massproduction”的缩写,最初作为RX-78的简易生产化机型的它的系谱贯穿了整个U.C.世纪,由于强调生产效率,本机在性能上较为平庸,但将光束***等兵器作为了标准配备,虽然光束喷枪在陆上多数被更为实用可靠的实弹机枪代替,不过在宇宙的中近程威力非常可靠。RGM-79 GM泛用量产型MS。本机是利用RX计划所得到的技术而开发的联邦军最初的MS,“GM”是SD敢达中的吉姆

“GUNDAM Massproduction”的缩写,是“RX-78高达”的简易生产机。一年战争后期开始大量生产本机,而为了能节省成本,删除了复杂的核心战斗机机制,装甲廉宜化(材料劣质化)。 由于要赶及战事,粗劣的简化使性能和“RX-78高达”相差甚远,前期量产的42架机体故障频生,后期量产的288架情况略有好转。优点在于继承了RX-78的实战数据,就算是没经验的驾驶员也能有效地操控。配备有一柄光束剑、两门头部60mm火神炮、一把光束***、一面专用盾牌和一挺90mm机关枪。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赞(0) 打赏
分享到: 更多 (0)

轻博客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